特区40年·见证者|文敏:气象灾害防御,珠海走在前
观海融媒 2020-09-09 12:01:30

人物档案:文敏,珠海市气象局四级调研员,1990年中山大学气象学专业本科毕业后,被分配到珠海市气象局。30年来,她曾负责过气象预报、气象服务、气象监测、气象应急减灾等工作;见证气象预报手段从单纯的统计预报转向数值预报为主导的新方式,气象灾害防御体系从无到有,防御从被动变主动的跨越。

“昨日我们束手无策等风来,今日我们手握利器防风去。这正是珠海气象事业发展的写照。”——文敏

六千平方公里海域,地处珠江口西岸的珠海常遇台风的侵袭。

今年8月,7号台风“海高斯”掉头扑向珠海。文敏的办公电脑上,“海高斯”的实时移动轨迹和风圈形态清晰可见;遍布全市的自动监测站不断传回最新数据,台风预警黄色、橙色、红色信号相继从气象局发出,公共交通陆续暂停,全城进入防御状态;台风远离,预警解除,清障人员走上街头;次日珠海生产生活秩序与平日无异。

如果回到30年前,场面截然不同。

当年:台风在哪预报员也不知道

1990年,文敏来到珠海市气象局报到。安平路破旧的三层小矮楼里,她的老领导扛出厚厚一沓的本地气象年鉴和高空天气图表,让眼前这个新来的大学生好好找出规律、默背于心。“那时的预报手段是统计学主导的。每个预报员通过经验的积累,要熟练记住本地气象变化的规律。每个老预报员都总结出一肚子类似‘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这样的谚语顺口溜,年轻的预报员不但要自己总结,还要把前辈总结的背下来,预报就靠这些经验了。”文敏说,由于当时能获取的气象数据有限,这些总结出的规律并不是特别“灵验”。一个预报员要想把本地气象规律基本摸清,没个三五年根本无法独当一面。

就在1993年, 9316号台风在珠海港登陆,市区录得最大阵风超过12级, 这场台风的来袭成为文敏职业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记忆。当时她值夜班,下午交班时已经明确预报了即将有一个强台风会在珠海附近登陆。可是一整晚,文敏坐在天气预报值班室,窗外却一片静寂。“该不会是情况有变吧?这可咋办?”文敏焦急得手足无措。那时预报员要想拿到更多数据,得靠不同地区气象局之间的电话专线联络,互相通报气压、风力等观测数值。文敏一遍又一遍给汕头、湛江等沿海各市气象局打电话,将搜集到的数据一一绘制在图纸上,形成气压图,从而推算台风移动的轨迹。当时的预报员看台风犹如雾里看花,低效的预报手段如今看来着实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一整晚都在束手无策等风来,台风在哪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我慌了。”文敏回忆道,清晨7点左右,风力忽然就加大了,气象局院子里的玉兰树轰然倒下,接着走廊玻璃全碎了,“啪”的一声,办公室就停电了,风雨借机猛烈地灌进屋来。文敏为了保护单位工作电脑,抱着它躲到作图的大工作台底下。很快,在风雨吹袭下,连呼叫周边地区气象局的无线电对讲电波也消失了。文敏犹如身处孤岛,没有精准科学的观测仪器和预报手段,预报员面对极端气象灾害也难有作为,当时的文敏流下了懊恼的泪水。

今日:首个自动气象站在珠海诞生

如今,在市气象局一楼,陈列着几张历史图片,讲述着当时国内首个自动观测气象站在珠海诞生的历程。

1985年,黄茅洲岛自动气象站投入使用,不仅对国内后续的自动气象站设计影响深远,珠海也从此开始探索建设自动气象站。文敏回忆,早期珠海建设的自动气象站会在台风来袭的关键时刻突然停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受限于自动站技术不成熟等原因,珠海的大部分观测数据主要靠人工观测获取。市内只有香洲和斗门两处观测点。每天,气象观测人员会早、中、晚三次观测记录气象数据,站点少,观测密度不够,提供给预报员作天气预报的数据根本不够。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的卫星云图资料更少得可怜,一天只能获得两张,预报员只能在滞后的观测数据中盲人摸象式预报。

2000年前后,随着自动站技术的成熟,文敏被安排参与珠海自动气象站的推广建设工作。如今,20多年过去了,珠海人口密集区平均每5公里就有一个自动观测气象站,每5分钟都能传回数据。这种改善意义大为不同,以万山的海岛观测站为例,由于地处珠江口海面,如果及时捕获风力变化,至少能给市中心的台风防御抢出2小时时间。而高密度的自动气象站,又大大提高了数据的可参考性,风云变幻从此清晰可见。

在自动气象站普及的同时,预报手段也掀起了一场革命,数值预报逐渐取代了传统的统计预报。所谓数值预报,就是超级计算机预测未来一定时段的大气运动状态和天气现象的方法。如今珠海市气象局可接收世界各个超级计算机的计算结果。我国的“风云四号”气象卫星更能高频率传回遥感图象,结合本地区观测实际,预报工作从此不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为珠海气象灾害防御体系的构建提供了重要保证。

最早发布气象灾害预警的城市

“我刚来珠海上班的时候,全市各部门防台风都靠开会布置任务、发紧急通知。”文敏回忆道,珠海毗邻港澳,气象人也一直关注着港澳地区在气象灾害防御领域取得的经验。“当时香港比较成功的一点就是推出了预警信号机制,大家根据预警信号就能知道台风等气象灾害要来了,会对生活工作有影响。我们也把这套体系学了过来。”

1996年,一份名为《珠海市防洪、防风规定》的文件印发。珠海开始发布台风、暴雨、洪水三种气象灾害预警信号。文敏说,这也让珠海成为全国最早推出气象灾害预警信号的首批城市之一。与此同时,市民防灾减灾意识也越来越强。随着电话的普及,人们迫切希望听到气象台最新的天气预报,121气象服务专线开通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普通市民一般只能从广播报纸上获悉天气信息。一些特殊行业可以通过一种叫天气警报机的设备收听气象局发出的预报广播。但总体上气象信息的传播还是比较局限。”文敏告诉记者,121气象电话开通后,气象局有了更便捷、能和市民直接联系的机会。台风影响期间,200多路电话也会被打爆。

2002年,珠海以立法形式颁布了《珠海市防御气象灾害规定》,随后又多次修订。预警信号种类扩大到8种,明确建立 “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社会参与”的防灾减灾工作机制。机制把每个单位在气象灾害防御中要做的工作都清晰明确,防灾效率更高。2015年,市气象局又和市教育局等单位建立了《珠海市教育系统应对台风暴雨停课安排工作机制》,就停课安排及家长、教师、学生的防御措施进一步细化。2018年台风“山竹”来袭,珠海经受住了考验。台风袭来的前一天晚上,珠海市迅速启动防风I级应急响应,全市范围内停工、停业、停市、停课。台风登陆当天,全市主要道路和桥梁实施封闭,机场港口全部停航,公共交通全面停运;珠澳间三个主要口岸及时关闭。及时转移临险人员,渔船100%回港避风,开放避护场所,这些举措有效降低了台风过境时的风险。台风过后,在多方合力之下,水陆空交通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基本恢复正常。

如今,我们终于告别“束手无策等风来”的困局。

从文敏的办公室向外眺望,对面小山上的观测站,每台仪器的运转清晰可见。但从前人工通过百叶箱等观测气象数据的画面,只能在老气象人的回忆中找寻。“我为气象人的身份自豪,更为能伴随特区气象事业发展而荣幸。”

文字:陈颖 图片:申洋 编辑:庞晓丹 责任编辑:蓝辉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