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某驾校教练帮学员“作弊”,结果:拘役+罚金

考科目一不想复习,怎么才能“包过”?珠海某驾校教练出了个馊主意,最后自食苦果。近日,香洲法院审结了三起在驾考中组织考试作弊的案件,被告人黄某四、黄某京、陈某三人因犯组织考试作弊罪,分别被判处拘役三至四个月不等,每人并处罚金2500元。

被告人黄某四是珠海某驾校的教练,和澳门人小A是朋友。小A因为工作原因,想申领内地驾照,苦于考不过科目一驾驶员理论考试,便找到被告人黄某四打听,想寻个考试“包过”的法子,承诺事成可给6500元酬劳。

被告人黄某四找到同为教练的被告人黄某京,询问能否找个学员替考,考过可给2500元好处费。被告人黄某京想起练车时,隐约听人提起学员陈某有办法。于是,又找上被告人陈某,说给1000元左右报酬“帮忙”答题,被告人陈某表示同意。“草台班子”就这样搭了起来。

考试当天,黄某四将小A从拱北带至驾驶员考试训练中心的考场,路上黄某四便要求支付酬劳,但对方坚持考过才付费。黄某四只得先将小A交给黄某京、陈某。陈某在黄某京的教练车上为小A换上一件内侧贴有作弊设备的T恤。三人本意是让小A考试时正对试题,利用T恤胸口的微型摄像头,获取考题,由场外的陈某、黄某京等人作答,再通过发射器及耳机将答案告知小A。没承想,场内“画面”没传来,却传来了小A一进考场就被监考民警逮个正着的消息。场外的三人赶忙分开,陈某当即坐车离珠,直至案发后近一年才被抓获归案。

三人想捞“外快”没捞着,反而陆续被捕被诉。香洲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黄某四、黄某京及陈某,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三人各自归案后如实供述所犯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遂作出前述判决。

文字:佘映薇 通讯员 苏倩雯 李宇欣 编辑:赵聪 责任编辑:张燕红
珠海某驾校教练帮学员“作弊”,结果:拘役+罚金
观海融媒 2022-09-22 19:35

考科目一不想复习,怎么才能“包过”?珠海某驾校教练出了个馊主意,最后自食苦果。近日,香洲法院审结了三起在驾考中组织考试作弊的案件,被告人黄某四、黄某京、陈某三人因犯组织考试作弊罪,分别被判处拘役三至四个月不等,每人并处罚金2500元。

被告人黄某四是珠海某驾校的教练,和澳门人小A是朋友。小A因为工作原因,想申领内地驾照,苦于考不过科目一驾驶员理论考试,便找到被告人黄某四打听,想寻个考试“包过”的法子,承诺事成可给6500元酬劳。

被告人黄某四找到同为教练的被告人黄某京,询问能否找个学员替考,考过可给2500元好处费。被告人黄某京想起练车时,隐约听人提起学员陈某有办法。于是,又找上被告人陈某,说给1000元左右报酬“帮忙”答题,被告人陈某表示同意。“草台班子”就这样搭了起来。

考试当天,黄某四将小A从拱北带至驾驶员考试训练中心的考场,路上黄某四便要求支付酬劳,但对方坚持考过才付费。黄某四只得先将小A交给黄某京、陈某。陈某在黄某京的教练车上为小A换上一件内侧贴有作弊设备的T恤。三人本意是让小A考试时正对试题,利用T恤胸口的微型摄像头,获取考题,由场外的陈某、黄某京等人作答,再通过发射器及耳机将答案告知小A。没承想,场内“画面”没传来,却传来了小A一进考场就被监考民警逮个正着的消息。场外的三人赶忙分开,陈某当即坐车离珠,直至案发后近一年才被抓获归案。

三人想捞“外快”没捞着,反而陆续被捕被诉。香洲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黄某四、黄某京及陈某,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三人各自归案后如实供述所犯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遂作出前述判决。

文字:佘映薇 通讯员 苏倩雯 李宇欣 编辑:赵聪 责任编辑:张燕红